纪小逊逊

该主人太帅,不想写。

【周喻微昊翔昊】脑子好的人如何谈“智商为负数的恋爱”

#ooc注意
#谈恋爱的人智商都是负数。

喻文州总是很苦恼,甚至联盟没有人觉得他爱笑。
事实上喻文州也很爱笑,只不过苦恼的东西太多了以至于他有些忽略了要笑。
比如——现在。
他和周泽楷已经谈恋爱两年有余了。如果在中国排个情侣之最他们一定是“最不爱吵架的情侣。”——对,两年,一次架都没吵过。
举个反例,隔壁的唐昊和孙翔整天就是吵吵吵,他们的吵架总是伴随着流氓战法的技能特效声音到后面就变成锅碗瓢盆叮叮当当了。说实话喻文州实在想搬,奈何江波涛亲自堵在门口要求他们看着孙翔并伴随着身后周泽楷湿漉漉的眼睛。喻文州就屈服了。
可是就算他们两个吵的再怎么昏天黑地的,感情却仍然坚韧的让喻文州眼红。有一次周泽楷甚至红着脸跑过来...

all喻主黄喻。树妖(四)

杨家两兄妹呆在这个院子里转眼也不久了,王杰希起初也对他们抱有些许戒心。毕竟凭空冒出来的人总是让人疑惑。不过久了,这两兄妹倒也不是吃白饭的,除了劈柴煮饭的粗活不会做,那些针线和采购倒做的很不错,尤其是杨家小妹,先不说小妹长的俊俏,就说那对喻文州温柔而不失矜持,时不时还含羞带怯的看着他,那点小心思又有谁看不出来?不过杨家兄妹仍然找不到父母,且喻文州也对王杰希表示过目前自己这等残躯一点也不想祸害花容月貌的杨小妹,所以这事并没有定数。
杨公子却不如杨小妹那么亲切,完美的诠释了什么是君子之交淡如水,与喻文州并不亲近,但是在几次谈天中喻文州发现杨公子却是十分的知他心,倒是好几天心情都很不错。脑海里那吵哄哄的...

all喻偏黄喻。树妖(三)

喻文州醒来之时,天气大好,阳光透过窗棂照在他的身上,那双无知觉的腿也许感觉很温暖。但喻文州并无法看到,在他的世界里,天气只分热和冷。多明媚的熹微,都与他无关。
轻唤了声王杰希,便听到一阵欢声笑语朝着他走来。喻文州本能觉得,现在这个小院绝对不止王杰希一人。
门吱呀一声开了起来,只见走进来三个人,王杰希便不谈,还有一男一女。男的气质儒雅,却难以忽视他挑起的嘴角,还有略带高贵的神情,剑眉入鬓,身材高挑而结实。而那个姑娘,着实是美的不可方物。双眉弯弯,眉眼昳丽,实在是赛西施胜貂蝉,而那身气质却也十分突出,清雅恬淡,必然是大户女子。
对的,喻文州看不到。他的世界里,长得再漂亮的女人,和他的后母也差不多。
“文州...

all喻。树妖(二)

先天失明的缘故,喻文州对于声音确实何等敏感,可在他的脑海里,却根本不记得这道凭空出现的男声。
“黄少天,我叫黄少天,少时的少,天下的天。我能治好你的坏眼。”
男人的声音冷冰冰的,冻得甚至喻文州的五脏六腑都凉了下来。他仿佛感觉到,自己被父亲新纳的美妾……生生打断双腿的感觉。
那个时候,自己才八岁。突然被蒙上了双眼,那时候的意识一直模模糊糊,有些清醒的时候只能感受到深入骨髓的疼痛,想叫却又叫不出来,只得咬紧嘴里塞着的布块。就这样疼痛模模糊糊。
醒来以后,只听见老郎中略显无奈的声音。
早就记不清他说什么了。只记得大意是筋脉尽断,无法修复,残废了。
他想,在双腿不能走动以前,父亲是对他尚存一份希望的,可在这以后,...

all喻主黄喻。树妖

#盲人瘫痪公子哥喻文州与千年树妖黄少天的故事。
#主黄喻,也会有周喻叶喻王喻。
#好像……ooc了。

江南喻家的历史可不短。
要说这喻家,前朝曾三代为士,甚至出了一名名垂青史的宰相。在那时真真是好不风光。甚至有好些姓于姓余的都欲当个远房亲戚。废话,有个当宰相的亲戚,在哪里不威风?
家不富三代。自前朝末代皇帝被推翻,喻家也被当朝太祖打压到只在江南做些小本生意。毕竟曾是前朝皇帝的心腹,又看那时的当家不遗余力的讨好这太祖,太祖便网开一面并未抄家,只是喻家在江南的生意从来不敢做到秦淮已北的那片天子脚下。但是仍然做着江南怀城的地主。
这代喻老爷少年得志,将生意做得很好。可是膝下子嗣却十分绵薄。长子文州名阅,生下...

【好船组】亚特兰蒂斯人鱼

*失踪人口回归!!!!bangbangbang!!!!!

*_(:з」∠)_我快忘了这茬了……呜呜呜还有人看吗

[船长西x人鱼英]


三、

亚瑟那条琥珀绿的鱼尾变成了两条修长而有力的人的双腿,其实安东尼奥在震惊的同时,还感觉到了一种名为“被欺骗了”的感觉。

“我该问一个问题……亚瑟先生,为什么你能够用魔法将自己的鱼尾巴变没,你的弟弟却要忍受走在刀尖上的痛苦?”安东尼奥真的觉得自己被欺骗了,他觉得很不开心。当然了,要是换做别人,在前一晚许下了那么真诚的诺言,结果醒来的第二天发现自己许的诺言其实对方做得到,5真不知道该气成什么样。

亚瑟也支支吾吾的,就像是在否认什么似的。他的笑容看起...

【About亚特兰蒂斯人鱼】嘿嘿嘿

其实我不是故意停更这么久的:3
寒假余额已透支所以在忙月考然后就没时间更:3
现在。
我还要继续停更...
大约两三周那样?
做手术:3
没事我有手稿!屯了三篇!
大概等我回家了就发!
虽然没人看但我怕我关系在lof(。)

【好船组】亚特兰蒂斯人鱼 二.

亚特兰蒂斯人鱼(暖男养成计划)(小亚瑟找阿尔)
[船长西x人鱼英]

二、

再度醒来,安东尼奥的脑子还没反应过来。

我是谁?这里是哪里?

好吧,他前面似乎忘了对于能抓到一位亚特兰蒂斯居民他是多么的兴奋。

卧室里的装潢和人类的装潢没什么区别。一张床一个书桌一把椅子,大大的落地窗上是两个披散着的窗帘,墙壁上贴满了蓝色的墙纸,甚至于地上的木地板也是蓝的。

看起来很温馨,安东尼奥这么想着。

安东尼奥走下了床,迎面却碰上了那个袭击了他的船的家伙。

好吧,如果他不发狂,还是相当的漂亮的。

起码那祖母绿的眼珠十分的清亮,毫无杂质。

(这个时候东尼儿学乖了所以说他们俩用的同一个语言我就不写英文啦!)

“你是谁?”

安东尼奥忍不住开了口,...

【好船组】亚特兰蒂斯人鱼

亚特兰蒂斯人鱼
[船长西x人鱼英]

一、
亚特兰蒂斯的传说总是在各个大陆传播。

他们说,亚特兰蒂斯已经消失了多年,那里住着许多人鱼,就是上半身是人,下半身的腿粘连起来变成鱼尾。

他们说,亚特兰蒂斯的居民十分的凶残暴戾,有一口尖利的牙齿,面容丑陋,喜欢捕杀过路的渔民和船只。

可是,没人见过亚特兰蒂斯的居民。

安东尼奥是西班牙一位赫赫有名的船长,他在西班牙就像一个传说。

“安东尼奥?他啊,是西班牙的英雄。”

“他带领着人们击败了许多海盗。”

今天的好船长又要出航了。

或者说,很不幸,又要出航了。

安东尼奥十分的讨厌出航,他无法预知某些危险,他也很讨厌出航,因为他认为,那些水手可真烦人。

“船长!他吐了!”

“船长!帆拉不起来...

口红【H】如果我被抓了记住是起司让我写DIY我用这个替的。

皮肤带着病态白的少年,轻笑着看着床上熟睡的少年。
你也好我也好,明明都是应该要死掉的存在才对。
少年温柔一笑,慢慢的走到镜子前,拿出红色的口红,慢慢的妆点着自己的唇。
轻轻匀了匀嘴上血红的口红,少年微笑着看着镜中的自己。
缓缓走到熟睡的少年旁边,俯下身去,轻轻的,将染上血红的唇印在少年微张的唇上。
就让我这个渣滓,最后一次填满日向君吧——
看着身下的日向君慢慢的睁开眼睛,狛枝轻笑着加重唇上的力度。
“……狛枝?!”日向看着近在咫尺的狛枝,口齿不清的说着。
狛枝慢慢抬起头,唇上的鲜红淡了许多,不比前面的刺眼,平添了一股娇艳之气,看着日向君略带惊讶的脸以及唇上的朱红,狛枝轻笑起来:“日向君……意外的漂亮啊……”
“...

七海千秋【游戏机】

 贾巴沃克岛今天依旧是美妙的南国天气。
浅粉发少女趴在桌子上,阳光洒在她的头上,素雅的睡颜在阳光的照耀下就像一个天使一样可爱。忽然,像是睡够了似的,少女揉揉那双也是浅粉色的眼睛,站了起来。环顾四周后,她的瞳孔骤然缩小,一路奔向了外面,撞到了正在散步的金发少女。
“索,索尼娅,有看见,我的游戏机吗…”少女一直猛喘着气,被称作索尼娅的少女担忧的拍拍少女的背
“七海桑又找不到游戏机了?”七海点点头“那是…很重要的东西,”
贾巴沃克岛餐厅,七海坐过的椅子上留下了一台浅蓝色的游戏机机,在阳光下闪耀着刺眼的光芒。在游戏机的背面,用油性笔写着一串小字
『日向创  赠』
  ...

狛枝凪斗【希望论】

 呐…你知道希望吗?『少年伸出手,轻轻的卷着自己卷翘的白发』
那是一种和绝望相反的东西呢,比绝望更加美妙啊!
就像在一片漆黑里突然发出光彩的钻石!…不,比那更加耀眼的希望!
希望会是最强的,我这么坚信着『少年轻笑』你说绝望?那种不堪一击的东西?
绝望永远只是希望的垫脚石,即使是像我这样的垃圾带来的希望也足以打败他。
所以啊,你们请把我当成一员吧[带上绿色的兜帽,少年礼貌的向着空气鞠躬,走进了终极死亡空间]
————————————
从那里出来,得知的消息真不是一般多呢。身为预备学科的日向君呢,有什么资格说这些啊。
大家都是绝望残党啊『无力的看着处刑回到了小屋』所以说…
『让我这个幸运,斩杀这些绝望残党...

©纪小逊逊 | Powered by LOFTER